媒体聚焦

“一个人”串起了山里人和山外的世界
发布于:2017-10-16  来源:重庆交通开投集团  编辑:孙启凡

  一条公交线路一辆车一个司机 7.5公里每天来回22趟 客流仅300多人次/日


张长余和他驾驶的橘黄色公交车


张长余匆忙吃午饭 重庆商报首席记者 钟志兵 摄

  一条公交线路,一辆车,一个人。昨日,记者走进这“一个人”的公交车——重庆邮电大学至老龙洞331路。该线路全长7.5公里,一辆公交车来回转。近4年来,驾驶员张长余开车、检查车况、打扫车厢、吃饭……每天上班忙得不亦乐乎,“一个人”串起了山里人和山外的世界。

  一辆车的公交线路

  全长7.5公里设14个站

  昨天上午8点45分,南山窝子沟的65岁居民周润林,像往常一样听到了公交车的发动机声。他快步出门到了车站,橘黄色的车门“嘭”地打开,周润林打卡上车。“张师傅,今天比昨天提前了5分钟哟!”“今天路上的车少一些,要快点,老周,你又上街喝茶呀!”“对头!”

  每天清晨5点,家住黄桷垭的张长余就起床,吃饭后出门坐三轮车,要到4公里远的新力村公交站场。5点40分,到达站场后,例行检查车况、打扫车厢,用抹布清理车上的陈旧垃圾。

  6点30分,张长余驾驶331路渝A53280橘黄色公交车,从重庆邮电大学出发,行驶在南山郁郁葱葱的山间公路上。从重庆邮电大学公交站出发到老龙洞,全长7.5公里,沿途有金竹小学、龙井塝、窝子沟、南山等14个公交站。?

  每天客流仅300多人次

  这辆17座的橘黄色公交车,已是该线路的第二辆,第一辆是绿白相间的13座迷你公交。张长余每天载着龙井塝、窝子沟一带的老人出门散步、妇女逛街买菜、孩子上下学、年轻人上下班,把原本难进出的山间公路变成了便捷的旅程。

  但是,与其他公交线路每天两三万人次的客流相比,一辆车的公交线路可谓“惨淡”。

  “每天来回22趟,平均下来,一趟15人次。”南部公司南山分公司负责人说,2013年10月14日,重庆邮电大学至老龙洞的331路公交开通,这是当年南岸区开通的第一条农村公交线路。由于住户普遍分散,乘客量不大,平均一天下来最多只能载300余人次。所以公司只在线路上投入了一辆车的运力。

  一个人的公交线路

  “巡山”给居民带去福音

  于是,一条公交线路,一辆车,一个人。张长余就成为了这“一个人”。

  昨天上午9时50分,张长余又从邮电大学发车,这是当天的第三趟。经过了几个站却没有一名乘客,他一人驾着空车,行驶在郁郁葱葱的道路上,显得有些孤寂。

  “其实,在这条路开久了,你会爱上这里,我不是在开车,而是在‘巡山’,给周边的居民带去福音。”张长余说,331路沿途不是高楼大厦,而是郁郁葱葱的树木,这个季节还有飘香的桂花,打开车窗闻着桂花香,看着绿树,和熟悉淳朴的居民打着招呼,再浮躁的心都能沉下来。

  因为331路只有张长余一个人,所以这条线没有设置专门的公交调度室。公司在老龙洞居民楼租用了一处门面,张长余就把这里当做大本营。一台老式冰柜,一个微波炉和一台老旧空调便是所有。

  来回22趟忙得不歇气

  跑了一趟回来,张长余来到茶水桶前,拿着水杯一口接一口往嘴里灌。喝完水后,张长余检查车况、打扫清洁后又马上发车。这时,车站已有七八名乘客,由于只有一辆车,他只能休息5分钟。

  到了11点20分,公交车回到了老龙洞大本营。因为要到中午了,张长余休息的时间要长一点,有20分钟。他拿出从家里带来的饭盒,熟练地打开微波炉热饭。他匆匆吃了饭,上完厕所,眼看没时间洗饭盒,只好放下饭盒又发车。

  记者跟车4趟发现,张长余一趟又一趟地重复着几件事,每趟都忙得不歇气:到站检查车况、打扫清洁,倒垃圾、上厕所……而从早上6点半到晚上7点半,在老龙洞和重庆邮电大学来回22趟,张长余就这样匆匆忙忙。

  山间道路坡陡、路窄、弯急,所以公交车偶尔会“罢工”。晚上收班后,他有时还要驾车到山下的南坪公交站场做保养。“只有这一辆车,要是出了问题就坏事了。”张长余说。

  记者手记

  “一个人”的守护

  虽然这条一个人的公交线路,条件相对艰苦又几多寂寥,但张长余还是坚持了下来。在这看似简单枯燥的一来一送中,他也花着心思,把乘客的搭乘习惯早已烂熟心中。

  “跑久了,乘客都和你熟了,多少都有感情在。”他说,即便没有乘客,也得按点发车,因为居民很熟悉班次时间,大家都算好时间出门办事,就等着车按时来。

  “每天早上,孩子要去金竹小学上学,路上要开平稳;金竹村有人结婚在街上办席,坐车的人比较多;地里的玉米熟了,大小箩筐会装车上拿去卖……”记者在跟车期间发现,张长余一直少言少语,但在看似简单枯燥的一来一送中,他却花着心思,把乘客的搭乘习惯早已烂熟心中。

  4个春夏秋冬,张长余每天重复着他的“孤独”,“一个人”默默地行驶在大山里的公路上,“一个人”串起了山里人和山外的世界,与山里人相守相护的情感挂念。他就像八月的桂花,淡淡的、香香的、总闻不厌。